坠die饭

(*^ワ^*)

哈哈哈哈哈哈哈

Corne:

分享新鲜事 心动8102

vtgg
我:啊啊啊qxmj命给你
我妈:诶他国语真好现在
我:当然了(叉腰牛逼坏)
我妈:他跳舞不错嘛!
我:dei dei

yfgg
我:无语伦次
我妈:哇他身材真是……
我:……
我妈:他怎么戴墨镜啊
我:dbq他受伤了
我妈:啊……
我:(感觉墨镜像p的)
我妈:新歌真好听
我:你知道这是新歌???
我妈:他声音好听就是音域不广
我:你别回避问题
我妈:闭嘴我不能忘记4.1零点上线
我:妈?


我爸(按暂停):你看,霆峰的灯牌

我:爸?

你看我 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们 有梦可做

婚礼记事

😭😭😭😭😭

金小在的郑户主:

霆峰RPS




寒老师的小甜饼,高举霆峰大旗!!!





  依稀记得当初鹿晗公开恋情整崩了服务器,经工程师紧急作业恢复正常运作后,官方回应可以同时应对五对明星公开,打脸不要来得太快,微博又崩了,原因无他——陈伟霆李易峰大婚。


 


  介于新人身份敏感,仅邀请亲朋好友,媒体均被拦在酒店外围,长枪短炮对准里面,试图获得第一手新闻。见陈伟霆出现,快门声响个不停,陈伟霆亲自给他们送伴手礼,并诚恳地表达两位新人想低调的意愿,对方倒也合作,不做纠缠。


 


  陈伟霆本想为李易峰举行一场盛大且罗曼蒂克的婚礼,罗列了大大小小的物品后被小金牛否决,李易峰的原话,“陈伟霆你个败家爷们儿!”最后本着陈伟霆对李易峰一贯的“可以可以”“okok”,婚礼从简。


 


  何老师混迹娱乐圈多年,又是他们的老熟人,很懂,他问陈伟霆,“我知道是伟霆求的婚,那伟霆是通过什么方式让峰峰点头的?”


 


  李易峰憋笑,陈伟霆的笑容突然凝固,李易峰拿起话筒为他解围,“嗯……我来说吧。婚是陈伟霆老师求的大家都知道,订婚戒指呢,就是狗年春晚出现的香奈儿,对,他在春晚那天求的婚。”


 


  似乎是回想起什么,李易峰嘴角的笑意更为明显,视线看向一旁略紧张的陈伟霆,牵住他的手再面对来宾,“春晚开场前求婚,场合很神圣,地点,呃……在场馆的洗手间里。”


 


  “这个地点还真是新颖,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当时的场景吗?”何老师没忍住,笑了两声硬绕了回来。


 


  “就,我第一次登上春晚,很紧张,陈伟霆老师和我一起入场,开场前他很自然挪过来和我坐一桌,但是他不怎么搭理我,在我还把这些记上小本本的时候,他突然凑过来,叫我跟他去洗手间。他不笑的样子看起来很凶,他就面无表情,我以为出了很严重的事情,二话不说跟在他身后。谁知道进了洗手间,他就把我推进角落的隔间吻了上来。我那时候想,他该不会想在这里做什么出格的,呃……就你们想的带颜色的事。陈伟霆老师吻技非常棒,我被他亲得有些懵,但还是有点焦虑,担心他,嗯……”


 


  “天蝎性欲强,峰峰你不能怪我。我那个时候紧张死了,都想你可能有的反应,怎么会有那方面的想法。”陈伟霆弱弱地为自己辩解,却还是温柔地注视着李易峰。


 


  李易峰猫弧都快翘上了天,回看陈伟霆,视线相交时,两人周围仿佛充满爱心和粉色气泡,甜蜜得连何老师都忍不住打断,“伟霆和峰峰回家再看,这里这么多人看着,注意一点影响啊。”


 


  “何老师,狗粮好不好吃沃?”陈伟霆刚说完,李易峰立刻接话,“迷迷糊糊地,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套上我的手指,抬起手来一看,和他同款。戒指没有我想象中的冰凉,不是他从哪里拿出来就是刚从他手上摘下来,我摸了摸他的左手,只有一枚戒指,嗯……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一种,就是,用沾染对方体温的物品,特别是贴身的,会不会觉得,很,呃……很色情。”李易峰的手举在半空中,随着他的停顿而停顿。


 


  陈伟霆似乎很惊讶,“噢,峰峰你这么色的哦。”被李易峰迅速记上一笔的陈伟霆笑出酒窝接着爆料,“峰峰好傻沃,他看我们两个的手好久好久,突然问我这是不是送给他的,我反问他喜欢吗,他点头。他想知道我的想法,他的眼睛好漂亮,就是,你根本拒绝不了,本来我只是打算亲亲他,被他的眼神勾住了,头脑发热就向他求婚了。”


 


  “然后峰峰把自己嫁了。”陈伟霆点点头,“他后来有吐槽我,说我求婚太随意了,洗手间隔间里用一个银环就把他套住了。有粉丝讲,锐步会挑代言人,买一送一,代言人家属移动人形广告牌,斯凯奇已哭晕在厕所。我觉得这些很有趣的,遇见峰峰,真的特别幸运。”


 


  “陈伟霆老师,你有一辈子的时间说给我听,让我煽情一次。我很慢热,如果第一眼觉得对方和自己不是同一类人,就更不愿意去主动交流,这种直觉当然也有失灵的时候。感情的事难以预料,我们其实都是喜欢女生,也交……交过女朋友,在某个阶段,突然觉得应该改变一下,然后,就,就,在一起了,很自然而然地。”


 


  李易峰一紧张就会结巴,这点陈伟霆很了解,他捏捏他的掌心,给予他力量。他受到鼓舞,紧张仿佛一瞬间被抛之体外,顿了顿,“面对他的求婚,冥冥之中,我感觉我应该答应他,于是我就答应了。解决了人生大事再回去,心境似乎也发生了变化。我们正在聊天,陈伟霆老师借着看戒指的机会摸我的手,镜头突然扫过来把我们吓了一跳。我后来看重播,他乖巧坐好,手足无措,我别过头憋笑,表情管理很不到位。”


 


  “开场了就不能随便坐,我坐回原本的座位。峰峰不喜欢戴戒指,我没想到他会戴戒指上台。他表演的时候我很激动,这个优秀的男人属于我,他左手中指戴着我们的订婚戒指,当着全国十几亿观众的面低调秀恩爱。”不等陈伟霆说完,李易峰补了刀,“都被十几亿人看到了,一点也不低调。”


 


  “BB,i love you.”演过不少影视作品,表白和被表白次数难以统计,李易峰依然无法抗拒陈伟霆的魅力,即便是最为普通的我爱你,陈伟霆说出来的感觉都不同。苏得不行的陈氏英语、眼神饱含拳拳爱意,无不让李易峰为之心动。


 


  陈伟霆一表白,李易峰就只能害羞到脸颊染上红霞,艳得撩人,毫无疑问,如果场合允许,陈伟霆应该会立刻与他进行某项不可描述的运动。


 


  据观礼人员控诉,陈伟霆盯唇狂魔不自觉逗猫,李易峰全程傲娇脸不时炸毛,甜得牙都齁到快要掉。媒体也在稍后放出多角度高清拥吻照,此照一出,饭圈动荡,微博服务器崩溃了。


 


  好不容易等工程师加班加点修复完,李易峰更了微博,你可以陪我吗?配图是一只左手,食指处的W纹身透露出这主人的身份,陈伟霆转发,可以。陈伟霆的微博故事更新了,阳光海滩,舒适宜人,粉丝喊他露脸,陈伟霆低沉笑了,他突然叫李易峰,评论似乎因为这三个字停顿了几秒,接着李易峰入镜,cp粉沸腾了,陈伟霆又说BB,i love you,亲了李易峰,微博故事结束。


 


  工程师们陷入了绝望,服务器又崩了!

还是起个标题吧

烧草仙:

*陈伟霆x李易峰


*上篇春晚后续 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点击看ji情视频 想要更多加我微信 微信号:

我的新年愿望之一 请他们去随便一个支持同性恋结婚的国家去把婚结了吧🙉这……直男都看不下去了!!

路边有驯鹿:

请booksay结婚,今年,谢谢(深鞠躬)

卧槽霆峰真爱!!!!!

一个人吃柿子:

结婚吧 蜜月吧
躺平坑底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肉仔仔:

想问天问大地,我随手找到社会摇bgm为什么踩点就这么合适。

世界第一称心如意「rps」

😭😭

阿星七:

rps rps rps




/




世界第一称心如意








他走出旋转门,远远地看见陈伟霆的保姆车缓缓开走。




在里面没碰见,两个人时间地点恰好错开。倒是前几天借着领导视察的机会合了个影,忙里偷闲捞了二十来分钟说话。




排练的时候紧张不已,时间是按区段划分好的,严格遵照执行,和以前的综艺排练很是不同,尤其这是最后一次联排,后台像战场一样,每个人匆匆跑过,神情严肃,他置身其中,被带动得神经紧绷,根本没时间找陈伟霆。




这么一来,他想到三四年前的节目彩排,他和陈伟霆拿着各自的剑走出来,一脸正经的样子。走到台前忽然福至心灵,两个人撅起屁股撞了一回,当即笑得乱颤。




想到这个他就要捂脸。忘了是谁提出来的——但总不会是他自己。




怎么会答应这种要求?即便彩排时也不可以。虽说是玩闹,当时陈伟霆还磕磕巴巴地抱怨他太用力,架在后脑勺的眼镜都要撞下来,但他再回忆起时就觉得有种莫名的害羞心情。




好在那时眼光长远,临时换了动作,不然留存下来的影像更多,估计会当做一个梗更加经久不衰地流传下去。




他揉揉眼睛,被一群人围着上了车。




两个人的酒店离得很近,当天晚上陈伟霆就溜达过来。




他给他开门,陈伟霆架了一副银框眼镜,金属镜链快要垂到肩上。




不知怎么的,他脱口而出,“怎么没有反戴了?”




陈伟霆明显愣了愣,然后笑起来,伸手在后脑勺比划了一下,“有镜链怎么反戴?”




他眨眨眼睛,想着,噢,也对。




陈伟霆有点开心,摘下眼镜在他耳后比划了一下,似乎是想反着带上去。




他被冰凉的金属链冰得缩了缩脖子,被体温温暖了之后又有些细碎的痒,他抓住陈伟霆同样冰凉的手,一脸嫌弃地丢开。




陈伟霆收回眼镜丢在床上,坐在他旁边,说,“你紧张啊?”




他说,“对啊,你不紧张?”




陈伟霆笑了一下,说,“还好。”




他觉得有点安慰,人也轻松了一点,“哦,那你很厉害哦,陈老师。”




陈伟霆回过头看他,语气很飘,“你叫我陈老师沃?”他觉得这人下一秒就要笑破功。




他索然无味地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



“你那个舞,就是和他们一起跳的那个……你现在能跳吗。”




陈伟霆挑了挑一边眉毛,说,“你想看啊?”




他没回答,陈伟霆先抬起一边胳膊,左右扭动几下。




他嫌弃道,“我看别人做的都像模像样的,你怎么像搓澡。”但是又想笑,偏了偏头才忍住。




陈伟霆的表情好像被雷击中,“……像搓澡?”




他觉得自己这种大赛在即还打击人家的行为很不好,于是露出乖巧表情,“没有,我是说,特别可爱。”




陈伟霆没把他这句话听进去,站起来,好像要证明自己,走到床前的空地上,一手撑地,整个人倒立起来。




这是很街舞的动作了,他想学没学会的东西。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跳舞,只有一步之遥。因为倒立掉下去的衣角,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露出腹肌清晰线条……




他慌乱地制止了陈伟霆不自知的点火行为,后者还因为被打断而一头雾水,“你不是想看吗?”




他自暴自弃地躺下,用枕头遮在脸上,闷声道,“不看了。”




陈伟霆哦了一声,接着两个人一言不发地,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发呆。




过了会陈伟霆说,“我走啦。”




他摆摆手,“把门关好。”




陈伟霆估计没想到这个人一点挽留都不讲,噎了一下,然后说,“……那你早点睡。”




他想象着陈伟霆欲言又止表情,躲在枕头下笑得收不住,又伸出手摆了摆,算是告知自己知道了。




咔哒一下,门被关上。




他一脸凌乱地爬起来,摸到手边一个硌手的物件。他摸出来一看,是陈伟霆的眼镜。




他架上鼻梁,透过镜片看了看,觉得索然无味,又换了个边,反着戴上。




他觉得其实不奇怪,有镜链也可以反戴。况且陈伟霆那家伙,什么奇怪的东西,给他穿戴都是好看的。




他摘下眼镜,找了个盒子装上,想着过几天再给吧。








春晚当天,他提前很久到场,结果一进去才发现,大家一个比一个早,他这样的算不上很靠前。




群演大批大批从他身边跑过,他有点无处置身,一直后退,差点退到走廊边上一个房间里去。




他刚想出来,结果身后有人叫他,“峰峰!”




脚步顿时停住了。他回头,看见陈伟霆坐着,往手指上套各种各样的戒指,比划了半天。




他拖了张椅子来坐,也不知道说什么,直盯着陈伟霆亮闪闪的手看。




陈伟霆看他一眼,说,“特别紧张是不是?”




他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。




陈伟霆说,“手给我。”




他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来不及思索,手已经不由自主地听着陈伟霆的命令伸出去了。




陈伟霆捏了捏他的手心,震惊于潮热的触感,“出这么多汗!”




他有点不好意思,下意识要抽回手,结果陈伟霆抓着他的手往裤子上抹抹,表情自然——而他僵在那儿说不出话。




陈伟霆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抹下一个戒指,套在他的手指上。他的手指细一些,都不用费劲,轻轻一推就妥帖地套了进去。




温热的感觉源源不断地从指根处传来,他有些震惊地看着手指上的戒指,一时脑子空白。




陈伟霆轻声说,“不要紧张,放轻松。”握着他的手腕,戴了一溜儿戒指的手慢慢扣住了他的手指,几枚戒指碰在一起发出叮当声响。




他觉得脸上的温度太高,空余的手上去搓了几下。




他再也控制不住,心跳如擂鼓,有些话已经冲到嘴边——他希望没有误会陈伟霆的意思——这么明显,甚至明目张胆的意思。




可是门口有人敲门,喊里面的人,伟霆?伟霆在里面吗?




陈伟霆站起来,俯身用食指抵住他的嘴唇,“有些话,我回来跟你说。”




抓着他的手放在唇边,亲了亲那枚发烫的戒指。




他看着陈伟霆出去,手另一只手无意识地转着戒指。




他想,他会说什么呢,我爱你吗,还是其他的什么,比这更心动的话?




他有点抑制不住嘴角的笑,不过这时也没有抑制的必要。




他抬起手,将戒指贴在唇边。它微微发着烫,却能熨帖他的心。




不论陈伟霆会说什么,他想,这一定是他拥有的,最好的新年。








/




我双更了!夸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