坠die饭

霆峰不可说❤忘羡
本命KSH(*/ω\*)
二本命小井先森●v●

【霆峰·启邪】《逐光》(八)

黑桃YUI:

第八章


最后吴邪还是留在了公馆,张启山也不知道是怀疑他还是相信他,把他的房间就安排在了他隔壁,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,对方立马就能得知。


反正吴邪是不相信这货有那么好心就是了。


不过这次他还真是想的太多了。张启山把他安排在隔壁完全只是因为这家伙在他看来白白净净的,有点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,深怕他出点什么事。毕竟吴邪说他自己是吴老狗的孙子,不管是真是假,都得看好了才行。


虽然张启山这样想,但是潜意识里还是相信了吴邪的话,毕竟对着那样的一双眼睛,他也实在是再也无法说出怀疑的话了。


一大早,张启山一边扣着军装的扣子一边走向饭厅,看了一圈发现吴邪不在,便问副官:“人呢?”


“还在房间里。”


“还在睡?”张启山皱眉。


“是。”


“把人叫起来吃饭。”


“那个……”副官有些为难地看着张启山,“有点困难。”


“啊?”


副官无奈地把管家和仆人去叫人起床后的情形说了一遍,表示无能为力。


“看来脾气还不小。”张启山轻笑了一声,“先把早饭准备好,我去叫。”


副官一脸同情地看着张启山离开的身影,表示:佛爷,祝你成功。


张启山上楼敲了敲吴邪房间的门,里面很安静,没有人回应他,他又很有耐心地敲了几下,结果得到的是什么东西砸在门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。想来估计是某人被吵得不高兴,直接顺手把枕头砸过来了。


想着,张启山敲门的频率更高了,睡懒觉可不是个好习惯,以后一定要让某人按时起床。


然而,在此后不久,某人却因为这句话时不时地总是‘啪啪’打脸。不仅放任了某人睡懒觉的行为,还不要脸的陪着某只猫一起赖床,美其名曰:养生。


等了好久还是没见人开门,张启山只能找来管家拿了钥匙直接开门进去。


只见床上只有一个把自己裹成了球的蚕蛹,脸都看不见。


又好气又好笑地走过去在床边坐下,拍拍那个拱起来的团子:“该起床了,别睡了。”


白色的团子拱了拱,把自己往旁边挪了挪,没有要理睬他的意思。


张启山好笑地看着他,起了逗弄他的兴致,又伸手拍了拍那个团子,只见那白色的团子又往边上挪了几分,这样一来二往的,终于惹得团子挪到了床边。眼看某个笨蛋就要从床上滚下去了,张启山赶紧伸手捞了一把,把人给捞了回来。


“行了,别挪了。醒了就起来,别赖着不起床。”


“张启山!”


炸毛了炸毛了。


吴邪掀开一点被子探出个脑袋就冲着张启山吼道,顺便抓起床上的另一个枕头砸到某人脸上。


“起床了。”


某人默默移开脸上的枕头,脸上一副严肃冷淡的样子,其实心里早就笑得不行。


“出去!”


吼完,吴邪又钻回了被子里。


“你不起来我不介意把你连带着被子一起扛下去。”


赤裸裸地威胁。


“张大佛爷!”


吴邪受不了地从被子里再次探出脑袋,睡得凌乱的头发让他此时看上去更加慵懒,但是眼里冒火的模样却像个小豹子似的,恨不得现在一口上来咬死张启山。


“您老不想睡觉别打扰别人的享受时光可以吗?”


说着,大大的猫眼狠狠地瞪着他,似乎要在他身上盯出个洞来似的。


“已经不早了,太阳都已经升得老高了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?”


张启山皱眉,作为一个军人,早睡早起已经是生活中的习惯了。昨晚发生了很多事,所以他今天也难得地起晚了。六点,对于他来说,已经很晚了。简直是不可饶恕的错误。


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表,看了眼,吴邪又转头去瞪张启山:“都没日上三竿,才六点!你给小爷出去。”


说着,就拿脚蹬着张启山赶人。


“快起床,等会儿要出去。”


抓住对方白嫩嫩的脚丫子,可以忽视掉手心里那冰凉的触感,把脚塞回去拿被子严严实实地盖好。


“去哪儿?”一脸疑惑。


“火车站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难道还要伺候大少爷你换衣服吗?”张启山一脸戏谑地看着他。


“……可是我没衣服。”


想到昨天穿着的衣服因为在墓里弄脏了,到现在他都没有换洗的衣服,他就一万个郁闷,弄得他昨晚都是裸睡的……


“管家没给你准备吗?”张启山疑惑地皱眉。


“作为一个寄人篱下的米虫,你不开口,谁会把我当回事。”说着,就不高兴地撅了噘嘴,拿被子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一些,好冷。


张启山眼神闪烁了一下,有点心虚。


其实昨晚他的确是望了吩咐这件事,不过更多的可能是他想忽略心中那份恻隐之心,所以故意没有去过多地在意对方。


谁想到,竟然会变成这样。


“家里没有新的衣服,你先穿我的。”张启山说着便顺手揉了把吴邪的头发,“等会儿带你去买新衣服。”


“哦。”吴邪没有反对,只不过他有些在意他说的火车站的事情,“对了,火车站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
“带你去看了你就知道了,你等会儿。”


说着,就离开房间去拿了衣服回来。


吴邪看着铺在自己面前的月白色长衫,不禁嘴角有点抽搐,不会穿!


“我便服不多,也就这件挑得出手,也衬你。”似乎是看穿了吴邪的窘迫,张启山轻轻一笑,拿过衣服就把人从床上拉了起来,替他穿衣。


说实话,他张启山还从没伺候过人,虽然平时都是自己穿衣服,但替人穿衣还是第一次,还是个男人。


只是此刻他在意的不是这些,而是眼前这白得像珍珠一般的身体,触手上去手感还真是好得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很奇怪。


基本上给人穿好衣服后某人几乎是逃走的,一离开房间,张启山就懊恼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。


简直是魔怔了!


一个男人没事长那么白净干什么!


然而,他不知道的是,往后的一段时光里他会那么悔恨,那么美好的身体上竟多了那样一道伤痕,会让他心痛到几乎绝望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现在看着有多甜,以后就会有多虐……


不过放心,最后还是HE。

评论

热度(42)

  1. 坠die饭苏染墨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