坠die饭

(*^ワ^*)

世界第一称心如意「rps」

😭😭

阿星七:

rps rps rps




/




世界第一称心如意








他走出旋转门,远远地看见陈伟霆的保姆车缓缓开走。




在里面没碰见,两个人时间地点恰好错开。倒是前几天借着领导视察的机会合了个影,忙里偷闲捞了二十来分钟说话。




排练的时候紧张不已,时间是按区段划分好的,严格遵照执行,和以前的综艺排练很是不同,尤其这是最后一次联排,后台像战场一样,每个人匆匆跑过,神情严肃,他置身其中,被带动得神经紧绷,根本没时间找陈伟霆。




这么一来,他想到三四年前的节目彩排,他和陈伟霆拿着各自的剑走出来,一脸正经的样子。走到台前忽然福至心灵,两个人撅起屁股撞了一回,当即笑得乱颤。




想到这个他就要捂脸。忘了是谁提出来的——但总不会是他自己。




怎么会答应这种要求?即便彩排时也不可以。虽说是玩闹,当时陈伟霆还磕磕巴巴地抱怨他太用力,架在后脑勺的眼镜都要撞下来,但他再回忆起时就觉得有种莫名的害羞心情。




好在那时眼光长远,临时换了动作,不然留存下来的影像更多,估计会当做一个梗更加经久不衰地流传下去。




他揉揉眼睛,被一群人围着上了车。




两个人的酒店离得很近,当天晚上陈伟霆就溜达过来。




他给他开门,陈伟霆架了一副银框眼镜,金属镜链快要垂到肩上。




不知怎么的,他脱口而出,“怎么没有反戴了?”




陈伟霆明显愣了愣,然后笑起来,伸手在后脑勺比划了一下,“有镜链怎么反戴?”




他眨眨眼睛,想着,噢,也对。




陈伟霆有点开心,摘下眼镜在他耳后比划了一下,似乎是想反着带上去。




他被冰凉的金属链冰得缩了缩脖子,被体温温暖了之后又有些细碎的痒,他抓住陈伟霆同样冰凉的手,一脸嫌弃地丢开。




陈伟霆收回眼镜丢在床上,坐在他旁边,说,“你紧张啊?”




他说,“对啊,你不紧张?”




陈伟霆笑了一下,说,“还好。”




他觉得有点安慰,人也轻松了一点,“哦,那你很厉害哦,陈老师。”




陈伟霆回过头看他,语气很飘,“你叫我陈老师沃?”他觉得这人下一秒就要笑破功。




他索然无味地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



“你那个舞,就是和他们一起跳的那个……你现在能跳吗。”




陈伟霆挑了挑一边眉毛,说,“你想看啊?”




他没回答,陈伟霆先抬起一边胳膊,左右扭动几下。




他嫌弃道,“我看别人做的都像模像样的,你怎么像搓澡。”但是又想笑,偏了偏头才忍住。




陈伟霆的表情好像被雷击中,“……像搓澡?”




他觉得自己这种大赛在即还打击人家的行为很不好,于是露出乖巧表情,“没有,我是说,特别可爱。”




陈伟霆没把他这句话听进去,站起来,好像要证明自己,走到床前的空地上,一手撑地,整个人倒立起来。




这是很街舞的动作了,他想学没学会的东西。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跳舞,只有一步之遥。因为倒立掉下去的衣角,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露出腹肌清晰线条……




他慌乱地制止了陈伟霆不自知的点火行为,后者还因为被打断而一头雾水,“你不是想看吗?”




他自暴自弃地躺下,用枕头遮在脸上,闷声道,“不看了。”




陈伟霆哦了一声,接着两个人一言不发地,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发呆。




过了会陈伟霆说,“我走啦。”




他摆摆手,“把门关好。”




陈伟霆估计没想到这个人一点挽留都不讲,噎了一下,然后说,“……那你早点睡。”




他想象着陈伟霆欲言又止表情,躲在枕头下笑得收不住,又伸出手摆了摆,算是告知自己知道了。




咔哒一下,门被关上。




他一脸凌乱地爬起来,摸到手边一个硌手的物件。他摸出来一看,是陈伟霆的眼镜。




他架上鼻梁,透过镜片看了看,觉得索然无味,又换了个边,反着戴上。




他觉得其实不奇怪,有镜链也可以反戴。况且陈伟霆那家伙,什么奇怪的东西,给他穿戴都是好看的。




他摘下眼镜,找了个盒子装上,想着过几天再给吧。








春晚当天,他提前很久到场,结果一进去才发现,大家一个比一个早,他这样的算不上很靠前。




群演大批大批从他身边跑过,他有点无处置身,一直后退,差点退到走廊边上一个房间里去。




他刚想出来,结果身后有人叫他,“峰峰!”




脚步顿时停住了。他回头,看见陈伟霆坐着,往手指上套各种各样的戒指,比划了半天。




他拖了张椅子来坐,也不知道说什么,直盯着陈伟霆亮闪闪的手看。




陈伟霆看他一眼,说,“特别紧张是不是?”




他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。




陈伟霆说,“手给我。”




他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来不及思索,手已经不由自主地听着陈伟霆的命令伸出去了。




陈伟霆捏了捏他的手心,震惊于潮热的触感,“出这么多汗!”




他有点不好意思,下意识要抽回手,结果陈伟霆抓着他的手往裤子上抹抹,表情自然——而他僵在那儿说不出话。




陈伟霆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抹下一个戒指,套在他的手指上。他的手指细一些,都不用费劲,轻轻一推就妥帖地套了进去。




温热的感觉源源不断地从指根处传来,他有些震惊地看着手指上的戒指,一时脑子空白。




陈伟霆轻声说,“不要紧张,放轻松。”握着他的手腕,戴了一溜儿戒指的手慢慢扣住了他的手指,几枚戒指碰在一起发出叮当声响。




他觉得脸上的温度太高,空余的手上去搓了几下。




他再也控制不住,心跳如擂鼓,有些话已经冲到嘴边——他希望没有误会陈伟霆的意思——这么明显,甚至明目张胆的意思。




可是门口有人敲门,喊里面的人,伟霆?伟霆在里面吗?




陈伟霆站起来,俯身用食指抵住他的嘴唇,“有些话,我回来跟你说。”




抓着他的手放在唇边,亲了亲那枚发烫的戒指。




他看着陈伟霆出去,手另一只手无意识地转着戒指。




他想,他会说什么呢,我爱你吗,还是其他的什么,比这更心动的话?




他有点抑制不住嘴角的笑,不过这时也没有抑制的必要。




他抬起手,将戒指贴在唇边。它微微发着烫,却能熨帖他的心。




不论陈伟霆会说什么,他想,这一定是他拥有的,最好的新年。








/




我双更了!夸我!

评论

热度(503)

  1. 陈-chen阿星七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