坠die饭

(*^ワ^*)

黏皮精

烧草仙:

*陈伟霆x李易峰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李易峰在飞机上,看了看表。方才的闷热熏得他脑袋晕乎乎,他决定睡一觉。


 


他又做梦了,梦到老公给家里买了只狗,狗在屋里头到处撒尿。


 


他很生气,气醒了。醒来便发现他一睡就睡到深圳去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助理在旁边讲了一路,要抓紧时间balabala,李易峰低头看手机,边嗯嗯嗯。到了现场,他趁着助理不注意,抱着汤壶溜去了后台。


 


陈伟霆正在心不在焉地扒盒饭,看两眼手机吃一口饭。李易峰朝看到他的大伦比了个手势,示意他噤声。李易峰似猫咪,走路没声儿,走到陈伟霆身后偷窥他玩手机。


 


桌面很干净,没有美女照片了,不错。


 


点开了微信,想找谁呢?李易峰目不转睛地看,陈伟霆点开通讯录往下划,李易峰戴了隐形眼镜还是看得不太清楚,他眯起眼,看到陈伟霆停在一个名叫“a公主”的人上,手指正准备点进去。李易峰瞧着那头像有点眼熟,大概是暑热把他脑子给困住了,还没想起来,陈伟霆突然回头啊了一声。


 


“啊!”李易峰着实被吓了跳,汤壶都差点洒了,陈伟霆眼疾手快地接过放到桌上。


 


李易峰控诉:“都多大的人了,幼稚!”


 


陈伟霆边说边拉他在旁边坐下,“好意思说我?是谁这么吓女孩子的?百试百灵呢。”他打开汤壶,一股怪异的中药味涌了出来。他皱了皱眉。


 


“这是你煲的?”


 


“把你手机给我!”两人同时出声。


 


陈伟霆倒听话,把手机递过去。李易峰接过说:“不啊,我妈煲的。”


 


陈伟霆尝了一口,表情狰狞可怖。“是不是你喝过觉得很难喝所以才给我的?”


 


李易峰在翻他手机,头也没抬回道:“不啊,我妈特地给你煲的。你岳母好心帮衬你,你别不领情。”他点开a公主,发了个表情过去。


 


“叮咚”,李易峰裤兜响了。他掏出手机,“w发来一条消息”。


 


“......”


 


陈伟霆看他一眼,“你好无聊沃。”


 


李易峰戳他腋窝,“什么时候改的备注???”


 


陈伟霆:“你知道你fans叫你公主吗?”


 


李易峰:“我知道啊,还叫你驸马呢。”


 


陈伟霆:“对对对,我喜欢驸马这个名字。”


 


李易峰抽出陈伟霆手中的筷子,打在陈伟霆肩上,“驾,驾,驾!”


 


陈伟霆正打算要不要扮一扮马,休息室的门就被拍得震天响,“李易峰!!!”


 


李易峰又被吓一跳,“哦对,我要上去了。拜拜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李易峰走了,冉丹进来了。她今天心情好,十分胆大地偷瞄陈伟霆正在喝的汤,“哇,老细,边个fans又请你饮汤啊?”


 


“佢嘅心肝宝贝老婆仔咯,仲有边个窝?”Wteam的几个人挤眉弄眼道。


 


冉丹恍然大悟,“哦,峰少啊。”


 


冉丹又嗅了嗅这股怪味,“点解佢煲牛鞭汤比你饮啊?老细你唔掂啊?”


 


“......”


 


一阵寂静过后,Wteam集体笑到翻滚。


 


陈伟霆含着口汤,不知是吞是吐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李易峰一上台就看到那块绿的和粉的灯牌,他看得不是很清。胆战心惊地过完两首歌,李易峰庆幸自己没出什么差错,同时他也看到了那对灯牌——着迷为霆年少有峰。


 


......


 


李易峰突然心情明媚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李易峰像踩着风火轮似的奔向后台。汤壶已经被洗干净放在桌上,却见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坐在陈伟霆身边。李易峰这回没再懵了,他想起来这人是谁了,说:“哥哥来啦?”


 


男人回头,算是点头示意,“易峰。”


 


他见李易峰还呆站在原地,笑了,“又不是没见过,紧张什么?过来坐。”


 


陈伟霆抬头看他,李易峰发现他一直在憋笑。于是他也毫不客气,走到他旁边坐下。陈伟霆正在看家具,他最近新买了套房。


 


“这个折叠椅哪个颜色好看?”


 


李易峰:“黑色吧。”


 


“我的已经买好了,你选你的。”


 


李易峰立马改变了主意:“粉白色的好看。”


 


“对了我要买猫爬架!”


 


陈伟霆问:“你要养猫?”


 


李易峰反问:“不可以吗?”


 


陈伟霆:“OKOK,可以可以。”


 


“可是我们俩经常不在家,没人照顾它。”


 


“猫总比狗好养吧。”


 


陈伟霆想不通:“怎么突然想养宠物了?”


 


李易峰看了看他哥,好像没在注意他俩的对话。不过他还是凑到陈伟霆耳边悄悄道:“其实是想养孩子,可是我生不出来。”


 


陈伟霆:“所以你把那个汤给我喝?”


 


李易峰有点脸红:“两者没有必然关系好不好!”


 


此时他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两声。


 


陈伟霆皱眉。一旁的哥哥先出声了:“易峰还没吃饭?”


 


李易峰顿觉尴尬,“吃了,在飞机上吃了。”


 


陈伟霆眉头皱得更紧,他拉起李易峰就想往外走,“出去找东西吃吧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两拨人先后到了火锅店,李易峰看着陈伟霆的脸,天啦,居然对他面无表情。


 


“生气啦?”


 


陈伟霆睨他一眼,“你会吃飞机餐?”


 


李易峰:“我是真吃了,吃了好几口呢。”


 


陈伟霆摸摸他的下巴,不知是不是错觉,居然有点扎手。


 


“你这下巴充气的吧?”李易峰听了就想骂人,结果陈伟霆又说:“前几天看着还肉肉的。”


 


“唉,好不容易才养出来的肉。”好失落,好惆怅的语气。


 


李易峰白眼一翻,“不就没吃一顿,用得着这么腻歪啊。”


 


陈伟霆:“可不是嘛,我兄弟说你是我的心肝宝贝老婆仔。”


 


李易峰:“听得我鸡皮疙瘩掉了。”


 


陈伟霆:“他们说的也没错,你难道不是我的心肝宝贝吗?”


 


李易峰突然发觉他们讲的有点大声。


 


哥哥难得眼里带着促狭,“你们...”


 


李易峰掐了把陈伟霆的大腿,“不说了不说了,吃饭吃饭!”


 


这期间他们全都用粤语交谈,包括各种生活琐事。李易峰也悄悄听着,他粤语水平还真不错,居然听得七分懂。


 


后来李易峰还和哥哥干了几杯啤酒,陈伟霆也想来一杯。李易峰拍开他的手,“不许喝!”李易峰大概是太高兴,又或许是微微酒意上头,嗓门有点大。


 


陈伟霆下意识缩回手,“好好好,不喝不喝。”


 


Wteam集体控诉:“哥哥,你体体,佢地就系咁样成日虐我哋呢滴单身狗。”


 


哥哥:“后生仔拍拖都喺咁噶啦。”


 


“冇眼体!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陈伟霆和李易峰订了同一家酒店,大伦问:“峰少,一起回去吧?”


 


陈伟霆:“你地同我大佬先翻去,我同李易fong行路翻去。”


 


“......”


 


“为了二人世界不择手段。”冉丹总结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两个大男人歪歪扭扭地走在路上,此时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,再加上他们又扣了帽子,被人认出的几率很小。


 


陈伟霆搂住李易峰的肩,从后面看上去像是一对好哥儿们。


 


“最近有没有什么烦心事?”


 


李易峰:“有啊,balabalabala...”他讲了半天都没讲到重点。于是放弃,他说:“我昨天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,我给你讲吧。”


 


李易峰叽里呱啦地讲完,陈伟霆呆滞地看他。


 


李易峰疑惑:“怎么,不好笑吗?”


 


陈伟霆: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

 


可怜,笑点极其冷的易峰居然戳不到伟霆极其低的笑点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到了酒店的电梯间,两人按了不同楼层的按钮。陈伟霆楼层比李易峰低,要先出去。他其实不想这么快出去,他今天还没有吻他呢,又怕他过于劳累,更怕自己刹不住车,只好作罢。


 


没想到出电梯口时右手就被拖住了。力气不大却把陈伟霆给绕住了。这时候走还是人吗?他一回头,便发现李易峰在他身后用一种近乎迷恋的眼神看他。


 


他的大眼睛还会说话。不要走,不要走。


 


陈伟霆只觉浑身燥热,大概是李易峰给他灌的什么汤起了作用。不是那什么牛鞭汤,是一碗名叫李易峰的迷魂汤。




啾啾啾



评论

热度(500)